奥特佳(002239.CN)

16问紧逼:最热特斯拉概念股暴涨239% 奥特佳为何遭监管问询?

时间:20-07-21 15:23    来源:新浪

原标题:16问紧逼!最热特斯拉概念股暴涨239%,奥特佳(002239)为何遭监管问询?

来源:投资时报

奥特佳作为“特斯拉概念股”今年以来备受追捧,但其业绩难以与股价匹配,扣非后净利润下滑幅度接近10倍,今年上半年净利润预亏3200万元至4800万元

《投资时报》研究员 李浥尘

今年以来A股市场特斯拉概念一直颇受投资者关注,不少相关产业链和新能源车概念的个股因头顶“特斯拉”光环而备受资金热捧,奥特佳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奥特佳,002239.SZ)就是其中一员。

截至7月20日,今年以来奥特佳股价涨幅累计239.33%,堪称最热的“特斯拉概念股”之一。

不过,由于2019年报中的年度营收、净利润等主要业绩数据出现异常,让奥特佳在7月16日收到深交所下发的年报问询函,深交所要求奥特佳就营业收入与净利润变动方向不匹配的原因及合理性、2017至2019年获得政府补助金额波动的原因、对子公司附属公司空调国际公司的商誉减值损失计提是否充分、业务参数预测是否合理等多达16个问题做进一步说明和补充披露。

《投资时报》研究员留意到,7月14日晚间最新披露的业绩预告显示,奥特佳预计今年上半年净利润亏损3200万元至4800万元,上年同期盈利2229.86万元,由盈转亏。在没有巨额非经常性损益的影响情形下,奥特佳经营压力凸显。

在解释上半年亏损原因时,奥特佳称,受新冠肺炎疫情严重影响,2020年一季度国内汽车市场产销量大幅下滑,公司作为汽车零部件供应商,产量大幅下降,主营业务销售收入明显降低,同时,公司在生产保供、人力资源维持及疫情防控方面的费用成本有所增长,产品毛利相应下降;二季度以来,受疫情全球大流行影响,公司及子公司海外生产基地纷纷按当地政府指令停产停工。在营业收入大幅减少的情况下,人力资源维持成本和固定资产折旧费用相形之下较高,导致海外子公司产生亏损。

奥特佳过去一年的股价走势

数据来源:Wind

扣非后净利润陡降近10倍

年报显示,奥特佳2019年实现营业收入32.11亿元,同比下降21.52%,净利润1.02亿元,同比增加156.35%,扣非后净利润为亏损2.05亿元,陡降998.67%,下滑幅度接近10倍。此前的2018年,扣非后净利润为2276.47万元。

查询公开资料可知,奥特佳前身为2002年成立的南通金飞达服装有限公司,2008年5月上市,原主营业务为服装生产销售。通过2015年对南京奥特佳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及空调国际集团100%股权的收购,以及2018年8月将服装板块全部出售等资产重组后,奥特佳主营业务变更为汽车空调压缩机和汽车空调系统业务。

年报数据同时显示,2019年奥特佳的汽车空调压缩机业务收入占主营业务总收入69.59 %,为奥特佳的支柱业务;汽车空调系统业务收入占30.41%。

不过,虽然汽车空调压缩机业务系主要盈利来源,但毛利率却呈逐年下降趋势,由2015年的31.65%下降至2019年21.02%。同时,汽车空调系统毛利率也同样逐年下滑,尤其是2019年大幅下滑4.57个百分点之后,毛利率仅只有7.47%。

不断下滑的趋势,在其他业绩数据方面也有体现。

2017年、2018年,奥特佳分别实现营业收入51.84亿元、40.90亿元,同比下滑0.87%、21.09%;净利润分别为3.67亿元、3980.22万元,分别下降17.73%、89.15%;扣非后净利润分别为3.54亿元、2276.47万元,下降16.90%、93.58%。

一连串的数字都表明业绩下滑明显,尤其是真实反映盈利能力的扣非后净利润的数据表现,更是一年一大退步,直至2019年巨亏超过2亿元。

此外,奥特佳近年来发力的海外市场似乎经营压力更大。年报显示,2019年奥特佳产品国外部分的毛利率仅为5.60%,远低于国内部分20.01%的毛利率。

奥特佳国内外产品毛利率为什么有这么大的差异?

《投资时报》研究员留意到,2019年海外业务毛利率比2018年锐减8.20%,奥特佳海外业务运营主体——空调国际集团在2019年净利润亏损高达2.25亿元,奥特佳针对空调国际资产组计提1.08亿元商誉减值准备。此外,奥特佳还对汽车空调压缩机业务资产组计提商誉减值准备3089.81万元,汽车空调压缩机业务资产组原为南京奥特佳、牡丹江富通资产组,系奥特佳分别于2015年、2016年收购南京奥特佳、牡丹江富通形成的商誉。

由此,2019年,奥特佳计提商誉减值准备1.39亿元,占净利润的136.27%。这也构成了2019年高达2.19亿元资产减值的主体。

对于2019年业绩下滑,奥特佳解释称,2019年奥特佳因单体业绩及合并业绩出现下滑,空调国际公司及南京奥特佳均计提了部分商誉减值准备,金额与当期营业利润相比较,占比较大,对业绩的不利影响较为明显。

对于业绩下滑,奥特佳表示,还有四点原因,分别为:销量下降带动营业收入下降,营业利润的基础被严重削弱,对业绩的负面边际影响大幅度增加;产量下降后规模效应明显降低,部分难以节省优化的固定费用侵蚀了营业利润;各附属公司持续增加研发投入,研发项目数量和投入大增,相关联的费用与支出增幅较大;在市场困难时期,价格战重新抬头,扰乱了行业秩序,造成产品售价下滑。

异常的非经常性损益

从年报数据看,奥特佳2019年非经常性损益极为异常,达到3.07亿元,比2018年的1703.75万元增加了近3亿元。此前,该公司多个年度此项数据均在千万元水平,在2010年、2012年甚至只有数十万元。

其中,政府补助锐减与非经常性损益暴增形成极大反差。数据显示,2017年、2018年、2019年,奥特佳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金额分别为1800.56万元、3.01亿元、2766.24万元。2018年陡增15.72倍,2019年剧减2.73亿元,再回到千万元水平——政府补助为什么出现如此剧烈波动?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非经常性损益细分数据中,金额最大一项是与公司正常经营业务无关的或有事项产生的损益——高达3.09亿元的预计担保损失全额转回。

颇为诡异的是,此项超过3亿元的款项与和奥特佳原实控人王进飞私刻“萝卜章”案有关。此事缘起于2014年王进飞与他人联合,向刘斌借款5000万美元,未能如期归还。2018年3月,王进飞与刘斌签署借款补充协议,约定王进飞承担5000万美元中的3000万美元债务及相应的利息和违约金等。

与此同时,王进飞私刻奥特佳公司公章及法定代表人名章,冒用公司名义在补充协议上签字盖章,将奥特佳列为借款担保人。其后,王进飞仍无力归还借款,刘斌遂向南通中院提起诉讼,将包括王进飞及奥特佳在内的9人(或法人)列为被告,要求履行还款或担保义务。

2019年3月份,奥特佳收到一审判决书,在王进飞联合他人向刘斌借款5000万美元案件中,一审判决认为“王进飞的行为构成表见代理”判令奥特佳承担担保义务,应履行连带清偿责任。一审判决使得奥特佳深陷“被担保”旋涡,奥特佳对相关债务承担连带责任,对债务本金、利息及罚息计提了预计负债3.09亿元。由此,奥特佳2018年业绩大幅调整,净利润由3.84亿元调降为3379.94万元。

2019年11月14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并即时生效。奥特佳“被担保”案迎来转机。

2019年12月,奥特佳收到案件的终审判决,最终认定借款人刘斌未尽到相对人审慎审查的注意义务,王进飞在《美元补充协议》担保人处加盖私刻的奥特佳公司印章的行为,不能代表奥特佳的真实意思,王进飞的行为不构成表见代理,奥特佳的担保行为不成立,不应承担此案的保证责任。

终审判决撤销了一审判决,奥特佳曾因一审判决而计提的2018年预计负债3.09亿元,2019年全额转回。至此,奥特佳因原实控人私刻公章陷“担保门”一事全部尘埃落定,但此案透露出原实控人王进飞的资金紧张状况。事实上,这给奥特佳带来了潜在风险。

2020年7月8日晚间最新披露的公告显示,奥特佳于7月8日收到持股5%以上股东江苏帝奥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江苏帝奥)的通知,因执行司法裁定,江苏帝奥持有的奥特佳部分股票自6月23日起开始强制平仓,至7月7日已累计减持3562万股,减持比例已达总股本的1%。江苏帝奥称,王进飞为江苏帝奥一致行动人,此次减持是公司单独减持,不涉及一致行动人减持。

过往公告显示,2018年9月1日,张永明通过受让王进飞持有的1.95亿股奥特佳股份及相应表决权成为奥特佳实际控制人。表决权委托后,王进飞及其一致行动人持股比例为26.18%,张永明及其一致行动人持股比例29.90%。

自2019年12月奥特佳“被担保”案终审判决披露以来,江苏帝奥已经四次被司法强制平仓,持股比例由15.71%降至目前的10.02%,由第二大股东变为第四大股东。从目前的股权结构看,张永明及其一致行动人、王进飞及其一致行动人持股比例非常接近,随着王进飞、江苏帝奥等一致行动人持股不断减少,奥特佳可能面临控制权再次发生变更的风险。

奥特佳营业总收入及增长率(单位:万元)

数据来源:Wind

奥特佳净利润及增长率(单位:万元)

数据来源:Wind